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官论坛 > 调研之窗
案件中的“法”与“情”——不是父子,却胜似亲父子
作者:杜翠  发布时间:2021-06-09 10:51:55 打印 字号: | |

基层法院案件中家事纠纷占了半壁江山,而家事案件的纷纷扰扰似乎都离不开一个“情”字。感情里没有对错、是非,而家事审判的法官似乎又必须分清对错、是非。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故事,每个案件中“法”与“情”都有着不同的碰撞与和谐。

不是父子,却胜似亲父子

案情 2020年6月8日7时30分许,周某驾驶其所有的货车沿阜阳市颍东区022县道(老杨路)由南向北行驶至乌江镇李桥路口时,与前方由南向北左转弯向西行驶梁某驾驶的人力三轮车发生碰撞,造成梁某受伤后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两车损坏的交通事故。本起交通事故经阜阳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直属六大队处理,认定周某承担该事故的主要责任,梁某承担该事故的次要责任。梁某于1944年3月3日出生,其生前系阜阳市颍东区新乌江镇分散供养的“五保户”,未婚、无子女、父母已先于其去世,无近亲属。梁某生前与梁某甲共同居住、生活二十余年,梁某生前的日常生活也是由梁某甲进行照料,死亡后也是由梁某甲处理殡葬事宜且事故发生在梁某为梁某甲送孩子上学回来的路上。梁某甲系梁某的侄子(梁某与梁某甲的父亲系堂兄弟关系)。因梁某死亡赔偿一事,梁某甲起诉至本院。

法官说法本案的争议焦点:梁某甲作为本案原告,主体是否适格。首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因本案裁判在民法典实施前)第十八条规定,被侵权人死亡的,其近亲属有权请求侵权人承担侵权责任。本案死者梁某生前未婚,无子女,父母均先其去世,无近亲属,也不存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2004年5月1日实施,现已被修改规定的依法由受害人承担扶养义务的被扶养人,而系阜阳市颍东区新乌江镇分散供养的“五保户”。梁某甲作为死者梁某的侄子,在其生前与其共同居住、生活达二十余年,照顾其日常饮食起居,在长达二十余年的共同生活中,梁某与梁某甲等作为一个大家庭成员,相互之间形成了稳定的经济扶助、精神慰藉关系,具体表现为双方互为家庭成员、在梁某死后梁某甲也按当地风俗为其办理了殡葬事宜以及贯穿共同生活期间的家庭生产生活共同体关系,即双方形成了事实上的扶养关系。其次,梁某甲作为死者梁某生前最亲近的人,承担了梁某的生养死葬义务,办理了丧葬事宜,支出了丧葬费、交通费等必要费用,其有权就其支出的上述费用向赔偿义务人提出赔偿请求。再者,梁某甲作为死者梁某生前最亲近的人,其突然死亡必然给作为家庭生活成员的梁某甲造成物质上的损害和精神的打击。关于确定梁某甲在本案中的赔偿请求权既符合人之常情和公序良俗的民事基本原则,亦有助于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倡导尊老、敬老、扶弱、扶贫的良好社会风尚。综上,梁某甲作为本案原告,其主体适格。我国的五保供养政策虽然可以为保障对象提供基本的生存保障,但并不能取代梁某甲与梁某之间所形成的特殊家庭成员之间的生活上的扶助和精神上的依附关系,因此梁某的“五保户”身份并不影响梁某甲损害赔偿请求权的行使。据此,判决赔偿原告梁某甲因梁某死亡产生的各项费用合计214941.6。

结语】法律的亲属关系通常是基于血缘关系或者婚姻关系而形成,梁某甲与梁某并无任何血缘关系,但正是梁某甲二十年的照顾与关怀,使得梁某不再是孤独无依靠,同样法律也赋予梁某甲作为“亲儿子”的身份。这一次法律变成了父子之情的“定心丸”。


 
责任编辑:刘雅文
365bet-官网